制造业

世界上最伟大公司之一可以没有谷歌没有苹果但
发布时间:2021-06-09

  与通用汽车的缩写GM不同,通用电气简称GE。在通用公司里,流传着这么一个段子,来表达通用电气的多元化业务和产品的无处不在:9.11事件中两架由GE租赁的飞机,装载着GE生产的发动机,撞向了GE投资建造的两栋标志性大楼,大楼和飞机均在GE保险部门投保,现场的一切被GE公司旗下的NBC全国广播公司直播。玩笑归玩笑,在2017年6月公布的《BrandZ最具价值全球品牌100强》中,通用电气排名第19位。它的前身,是爱迪生于1878年创立的爱迪生电灯公司,在当时美国金融界绝对大佬摩根家族的支持下,爱迪生的商业版图迅速扩张,并在1889年合并各项业务后更名为爱迪生通用电气公司。众所周知的是,当时的爱迪生垄断了直流电技术,但在交流电领域的研究却是空白。他吩咐自己的员工特斯拉研究马达与发动机,并允诺他一比奖金。然而在特斯拉递交了研究报告后,爱迪生却食言了。大为恼火的特斯拉离开爱迪生后带着自己的专利加入了另一家大名鼎鼎的公司西屋电气。在那里,他的才能得到了充分的发挥,很多关于交流电的理论也得到了实践的验证。

  当时的美国,铜价昂贵,而直流电对铜的需要是交流电的四倍,爱迪生通用电气的投资人摩根拥有非常长远的远光。他一早看到了交流电的优势,于是打算和西屋电气合作,组建一个新公司。不过这一决议,遭到了西屋电气董事会的拒绝。于是,摩根为了赢得这场交流电之争,选择了与另一家公司汤姆森休斯敦合作。二者合并后的通用电气公司,拥有当时美国电灯市场80%的份额。因为理念上的不同,爱迪生在通用电气成立后退出了管理层,摩根和他的助手掌管董事会,选举科芬为第一任总裁。重组后的通用电气一扫之前的颓势,最终于1907年,收购了无力应对经济危机的西屋电气,在这场交流电之争中笑到了最后。

  如今的通用电气,是唯一一个自道_琼斯工业指数设立以来,就一直未曾掉落榜单的公司,它不仅在美国的经济体系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更在全球制造业担任起领头羊的职责。在创立后的八十年里,通用电气以各种方式吞并了国内外许多企业。而他们的资本来源,就要追溯到第一、二次世界大战时期。

  这个时期的通用电气,在逐利的道路上疯狂奔袭。他们先是在一战中凭借绝对的技术优势垄断了无线电技术,而后在二战中通过为美国政府制造和提供战略物资而大发战争横财。1939年,通用电气在美国还只有39家工厂,而二战结束后,这个数字已经上升到了125家。

  二战后的美苏冷战格局,同样让通用电气背后的摩根家族看到了巨大的商机,虽然战争并未发生,但是各国都在暗地里积蓄着力量。为此,通用电气于1956年开始在美国、日本等国家建立工厂,生产导弹、鱼雷等物资,并向部分国家兜售核武器。1973年的通用电气,凭借14.2亿美元的订单,成为美国政府第二大军火供应商。截至1976年,它的经营范围横跨大型机械、家用电器、军工产品、电力设备、原子能、航空等十多个领域,俨然已成为在全世界几十个国家拥有100多个工厂的世界级跨国公司。

  有人做过统计,发现大约80%左右选择多元化发展的公司,结局都以失败告终。即使战争财富的积累让通用电气有了更加雄厚的资本实力,它在20世纪的七八十年代仍然遭遇了瓶颈。那个时期的通用电气家大业大,但是随之而来的,就是机构臃肿,员工过多以及管理迟钝等问题。再加上80年代美国经济衰退,萎缩的市场一度让通用电气陷入发展困境。

  此时的通用,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他们辞退了当时被称为“美国商业领袖”的雷金纳德_琼斯,选择了更年轻的杰克_韦尔奇担当重任。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通用电气自此在韦尔奇的带领下,开始了一段自我革新的历程。面对通用的种种问题,韦尔奇首先从体制上开刀,他将8级管理层减少到3至4次,将350个经营单位合并成13个主要业务部门。在发展战略方面,韦尔奇明确的提出了核心圈、高科技圈和服务圈的三环战略,然后出售合并了在此三环外的所有企业。他一手变卖了通用电气100亿的资产,又转手添置了180亿的资产,大力发展金融,医疗等业务。

  韦尔奇所推行的“六西格玛”标准,不仅让通用电气在其任职期间,实现了从庞大到伟大的跨越,也几乎重新定义了现代企业。

  在美国流传着这样一句话:我们可以没有谷歌,没有苹果,但我们不能没有通用电气。纵观100多年的历史,通用电气凭借梦想启动未来的口号给我们带来了太多惊喜。1882年,它开启了电气时代。1906年,它实现了世界上第一次音频广播。1935年,人们在通用电气的照明技术下,可以享受一场夜间的足球比赛。1940年,它为居民们建立了纽约第一家电视台,2年后,它又为国家制造了第一台喷气式发动机。它从来不满足于当下的研究领域,1955年,通用研发实验室实现了世界上第一个可重复的钻石切割流程,1957年,通用成立了全世界第一家核电厂。1969年的阿姆斯特朗穿着通用硅胶制作的鞋子踏出了人类登月的第一步。1983年,通用的科学家研发出了与航天领域差了十万八千里的磁共振成像系统。它的研究领域远至探索火星,抬头看看天空中的各种商用飞机,也搭载着通用开发的强力引擎。

  在经历过战时资本积累,八九十年代的战略重组之后,通用电气也因杰夫_伊梅尔特的上任,正式进入了后韦尔奇时代。站在前任巨人般的肩膀上,杰夫的一举一动都会被无限放大。他审视了韦尔奇的传奇功绩,然后进行大规模的裁员以及出售通用旗下的金融业务。杰夫对工业情有独钟,他认为通用电气就应该专注于工业,而不是成为一个“财团”。当初爱迪生创建的通用前身,是一个“工业传奇”,如今杰夫的决策,似乎在把通用带到寻找初心的道路上。在删减了金融业务后,杰夫所率领的通用电气,也把一部分工作重心,放在了软件开发上。他意识到数据会在有朝一日变得和机器本身一样有价值,于是立志要把通用电气变成世界前10的软件公司。后来西门子、飞利浦等企业放出消息要进军软件行业,也进一步肯定了杰夫的这一决策。

  谦虚的韦尔奇离职时曾说,我的功绩到底如何,要在20年后才见分晓。如今,通用电气旗下已涵盖家电、航空、电子产品、能源、医疗、金融、照明、媒体、轨道交通和安防等多项业务,并在各行业中处于世界领先水平。

  2017年6月12日,通用电气宣布将由约翰_弗兰纳里担任首席执行官兼董事长。虽然在任职期间,通用电气的市值缩水、外界对杰夫的质疑不断,但通用电气还是给予了杰夫_伊梅尔特相当高的评价:他们认为杰夫推动了通用电气朝着数字化转型,他不仅带领公司平稳度过了911事件的影响,还挺过了金融危机等多场风波。面对互联网时代制造业集体低迷的状况,前任总裁杰夫在被记者问到给继任者一些建议时,他表示,要有信心,舞台很大。